当前位置: 首页> 长篇故事

那是一个忐忑不安的世界

发布时间:19-10-13

那是一个忐忑不安的世界

从台北回来已经二天,身体状态一直欠佳,晨走也破天慌地暂停二天。

本来身体不舒服正常休息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事。偏偏第二天8月22日要参加年度体检。整整努力了一年,总是在期待着有一个好结果,给自己一点信心。但又害怕知道自己的健康状况在继续恶化。此时此刻这种既期待又担心的心情,就如网上所说的,恋爱的少女在等男朋友一样,既希望他来,又怕他乱来。

健康的事如果不是当事人而且?]有走到哪一步,是很难体会到当事者那种痛苦与烦恼。在一切正常的时期,每个人都自以为是自己能控制的一切。其实不然,更多的时候是无能为力的。当然如果想开了,就顺其自然,心无所恃,进而随遇而安。但是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说到头就是怕死而已。控制嘴迈动腿便是自己这一年的生活主题。的确体重减下来了腰围也收缩了5公分,但脸色却没有了油光,头发也不再有光泽而开始银白。任何事物都是一长一短。

星期天的天气特别热,电视上一直重复提醒着防止中暑,可能是台风来临前的预兆。因台风中心是低压,外围如有被挤过来的高压,便形成下沉气流,使得气温突然升高。这个季节湿气又重,犹如置身于露天的桑拿浴,真是闷热。

小学二年级的小儿子所属基督教私立学校,每年暑假都有一个社会体验课题,就是要到教会礼拜一下,然后还要完成一篇社会调查报告。日本的基础教育我是蛮欣赏的,与现实社会相衍接。从小培养孩子独立思考,学会表达自己的见解,教授如何在报告书中展现5W1H,还要学会发表演讲,所以从小Ta们上讲台就不会怯懦,到哪里都显得大大方方,自信满满。

只要不出差,这些陪小儿子事情都是我的专利。炎热的天气,丝毫没有影响小儿子的心情,因为和爸爸一起,电车上能玩Game,最新任天堂AR?戏pokemon Go是他的最爱。有的时候想想自己的魅力不如Game,内心深处泛起一阵凄凉。

提前十分钟就来到了有94年历史的宗教法人霞ケ丘教会。我们选择中间走廊的座位,9:40准时开始,约有20人左右的小孩子们参加。

我还是第一次到正规教堂去礼拜,忐忑不安。我成长的环境里,那年代应该是和物质生活一样,宗教信仰也是贫穷时代,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来海外后虽然很多朋友劝诱加入各式各样的教会,但内心深处却沉淀在无神的世界里,对加入各种宗教团体有着巨大的抗拒?h。

有时候,我们觉得活得很累,并非是物质生活过于贫乏,是我们的内心缺少什么而被外界的"精神雾霾"所?A染,或被某种情绪所左右。其实这就是内心世界的博弈,你也可以说是信仰饥饿。我一直认为心灵的窗户,靠自己去打开,"鸡汤"的味道要自己去调整。人的确要找到适合自己的精神信仰。

所以对信仰和不信仰宗教的人,也不管你是信仰什么宗教,我都能理解,那是Ta的精神世界的归宿,也深深地尊重Ta。就像自己很尊重那种"99%的人看了都转发了"外的那1%的人。因为还有1%的持有自己的原则,不随波逐流,这个世界才会更加多彩也就不会疯狂。说来好笑,自己只要是看到有此标示的文章是绝对不会去转的,我定义为"流氓文章"。宁可做1%的人,不愿去做别人的工具,附属品。

信仰宗教和不信仰宗教,或者是信仰什么宗教,最终还是要有自己独自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人云亦云实际是精神世界里的贫困者。

今天是一位中年女牧师,她宣布礼拜的行程后,便是典型的赞美歌,好像每次这种基督教的仪式,至少三次唱不同的赞美歌同时伴随着祷告。第一次是开场,第二次是圣经讲解后,第三次是祈祷礼拜后,小儿子很大方,随着钢琴声,大声地唱了起来,反而是我这个五音不全者难于适从,做做口型哼几声。

今天是讲解旧约圣书的第34章的第12~15节"主题是"追求和平"。当然讲经说法前,牧师首先会带领大家感谢上帝一番。虽然有点教条,我却认为对孩子来说是有益的。"我们今天能坐在这里,我们首先要想到全世界还很多同年龄的孩子们,深受战争的苦难。他们不但不能象你们能坐在这里享受主的恩惠,他们连温饿都没有,有的还面临着疾病甚至生命危险,所以大家首先要感谢主赐予我们的幸福,阿门。"

接下来是小原和香子先生主讲"追求和平"。8月份对日本人来说是个多事之月,既是盂兰盆节和先祖们相聚的日子,也是终战纪念日,Ta们的心情非常纠结的一月。先生她小学三年级时,正值战争结束,算来接近80岁了。她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尽量用简单的语言去告诉孩子们当时战争的发生状况,诉说战争的悲惨。祈求孩子们不再去饱受战争的苦难。极力宣扬圣经中的不能以恶相报的精神。20分钟的演讲,没有讲稿。连我都被深深地吸引和感染。孩子们对战争可能停留在?戏中的感觉,但是不能以恶制恶或许多少有点感同身受。正如牧师所说,圣经是学不完的,那是人和神的契约,人需要遵守这种契约关系而生存下去。更需要自己去领悟,自己去实践。

和所有的基督教仪式一样,最后是募捐。注意到周围的人都是放入几枚硬币。突然想起自己没有带零钱袋,偷偷地看了一下钱包还好,有千?遥ㄈ赵?┲匠??裨蚓偷孟壮鐾?页?保ㄈ赵?┝耍?稻涫祷埃?业尿?铣潭然姑坏侥侵炙?迹?荒芏陨窈蜕系鄄痪础;丶业穆飞衔市《?樱?弥?话阌Ω檬?00日元。回到家和大儿子请教,他的回答更吝啬:给你自己钱包里的小钱就可以了。后来和公司里信徒们聊起此事,大儿子是对的。对于我们这些没有洗礼的非信徒只需一种心意。其实教会的营运费用很大部分来自信徒,据说圣经里教导信徒,你的收入是神赐予的,只是暂时给你保存而已。要求信徒们把自己收入的十分之一奉献出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同时你也会加倍得到报酬。而牧师的收入则源于募金。

想起国内的朋友说过一位佛教气功大师的故事,此大师精通气功,算命之术,门庭若市,敛财手段也就特别了。收费方式是在座位旁放一个垃圾桶,当你被气功功法升华,点化命运后,自然会问该付多少钱。此时大师双手合十说:罪过。你会觉得更加疑惑之际,站在旁边的弟子会为你解惑:师傅虽不视金钱如粪土,但认为那都是垃圾,施主你就把钱财扔在这垃圾桶吧。

大约八年前,我曾经陪客户去过一次世界遗产的周庄,到达那里已是晌午,走马观花时,突然一个道士大声喊,"这位先生请留步。"不但吓了我一跳,周围的人也把视线聚焦在我身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道士拉着我的手故意压低声音说,"今天从这里经过的人不少于四千,我谁都没有叫停,先生是第一位。"自然好奇地问:"为什么?"回答道:"先生走过时有阵风,显示您非官即富,命贵非凡。"接着又说:"四年之内,必再上一个大台阶。"我听着高兴得直流口水,人都是喜欢听好话的。这时他话锋一转,直奔主题:"不过阻挡您命中的小人,小鬼太多,不去掉不但那个台阶上不去,还有刀光血影之灾。"我听完当场破骂:"去你MD,乌鸦嘴。"他赶忙说:"先生听我说完吗!我们会在五台山为您烧香七七四十九日去小人镇鬼妖。"原来是要骗我四千九百元人民币。我只好说,"谢谢道长好意,我自己的事自己解决,不影响你做生意。"二个四年过去了,虽没大富大贵,但也没有不吉之事,还省了四千九百元人民币。

看来政府是纳税,宗教是收"心情"费,黑道是集保护费,不管是谁最后还是得要有银子。二千多年前的西汉司马迁说的好:"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只是纳税者需要公平交纳和享受应有权利。信徒们需要明确献金和得到心灵平静。付保护费的人那是追求平安和无事。或许所有的人更多的是无奈。

有经验了,今后参加这种活动,得先准备好零钱才不至于陷入尴尬境地。

礼拜按行程预定时间结束了,我们静静地离开了教堂。室内外的温差变化让人不适,要不是天气预报,完全感觉不到台风将要来临。蓝天依旧宁静,白云也照样懒洋洋地飘着。小儿子的意识中可能只是为学校的暑假作业而来。其实不然,宗教信仰教育潜移默化地注入了Ta们精神血液里,Ta们的内心世界将演奏着宗教的音符。这有点像我们小时候的少年队,共青团,宗教组织也需要Ta们的接班人。

@2016/08/21电车上草稿。

2016/08/27家中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