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文摘大全

《菏花池记》

发布时间:19-10-13

风景异胜,俊美荷池,潭碧波青。坐落何处?黔西南之安龙也。

《菏花池记》

六月之时,柳阴成韵。碧树妆青,艳荷争丽,亦与叶之卑鄙。柳条将舒而未舒,借水为镜,犹少女妆也,此则壮丽之绝境也。

荷池边境,文物宏博。立身于长亭之上,以广场为物,左右视而其迷。左则车驰疾风,右则半山亭独处一角。门前石凳栖客,张之洞之像立观景怡然。乐容也…

若夫琼轩曲折,通池中东西,凉亭参差不齐,朱瓦琉璃。坐亭上,俯视之,游鱼从容,似一家人亲之议之。大则如伛偻提携,怡情漫步。小则如姊弟逐戏其间,鱼之乐也。亭上之人,老少足涉。往来如蝼蚁搬家,神情各不相符。 拍照、赏景、执笔舞字、并肩言情絮语者,一一在目。

凭栏远眺之,荷碧摇红。盖眼览物之冥,逝远于一线也。

此一时,轻风细扶,长歌醉舞。暮游于荷池之上,四顾烂漫于亭潭。 畅看久之,芦花一侧飞花自林,故有所获,池之趣也。 颓阳落宿,烟鸟双归。此之,美景藏锁,钩游人之魂。故得文豪属作文以记之,因而扬名。

故又得诗曰:“自缆琼轩长亭幕,荷傲沾污洁仡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