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美文欣赏

不可一日无茶

发布时间:19-10-13

品茶看世界杯足球,这是最近的日子节奏。世界波的进球,让你举杯忘饮,再饮却在回味,是震惊,也是回甘。品着茶,看着什么,绝对感觉不一样,饮茶的境界是千变万化的,所以“茶文”再多,不雷同,必有自我的情趣;即使是茶叶出自同一岩地,源于一处茶园,彼时坐壶煮水沏茶与此时温茶入肚,又是不同,其中微妙滋味必须自解,若以为茶汤就是解渴灌肠,至多是添点文雅,附庸几杯,那也未必不是滋味,但意境打折了,不会流连以后,坐必有茶,言必说茶,是为“茶瘾”,若有则品之,无则不思,还是没有入境。就像那吸烟,递与一枝可吞云吐雾,无人相赠便不去念想,那种“无瘾”的人最为可怕,可怕他没有寻觅到自己的意趣所在,惶惑不知归宿。

人生的岁月如一条长河,奔流到海是终点,若以为最终融入大海,随波逐流而已,这是大多数人的归宿,未尝不惬意,毕竟一程奔袭,长河伴随,诗意可以在奔流过程中的每个河汊旋激,或在每处落崖跌宕,或在辽阔原野漫铺,都是值得揣摩把玩的风光。但我把人生看做是舞台,不谈是否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已经不能参透其中的回环旋复,我只能从最浅薄的对戏剧的认识来把握品味自己的人生了。若以现在时兴的“退居二线”“赋闲在家”“平安着陆”等术语看,这些都应该术语人生这个舞台演出的“下半场”了,下半场,进入尾声,但不能拿“尾声”来蹉跎岁月,践踏你的舞台,爱好可以选择,日子必须满心,按照这个标准,下半场干什么,怎么编剧,怎么出场,留下一个什么样的“言尽而意无穷”,或者一个没有结局的尾声,则是高雅与低俗之最大区别。

几年了,每每说起今天干什么,第一就是喝茶,第二还是吃茶。陈年如此,便有了“不可一日无茶”的坚定与不更。这话也并非我杜撰,得之于乾隆皇帝。

世上唯有“烟酒糖茶”可为伍,烟有害无益,染上不掉;酒多误事,贪杯坏身;糖甜蜜如炸弹,身体内分泌喜欢糖,但“糖害”潜伏,食多必患,否则糖尿病为何缠身终年。唯有茶却善眉慈目,食之无忧。

近日,读清史稿,完全是无心随便翻翻,一段情趣文字着眼。乾隆皇帝寿比南山,与他治国随性而为有关,但不提老庄熏染,或许是因个性使然,八十五岁传位嘉庆,在仪式上,一臣奉承:“国不可一日无君!”本是多此一举的话,却让乾隆皇帝生出一番人生点评来,道:“君不可一日无茶!”

我觉得乾隆皇帝也是对人生的“下半场”做了精彩的宣言。再怎么风光的颜色此时都要变得老秋厚黄了,若还以为人生泛绿,在绿营里奔跑不累,那都是不能放下。下半场未必就不精彩,上半场未必就无愧人生,关键是你识得时务,当知人生不能永远,自觉为某段人生添了彩,安放几行可以抚心暖情的诗意,便可,但不能沉溺,当自选意趣。

人生下半场的选择不可勉强,须上半场来奠定。当年差京城,京城朋友作家罗英先生小我几岁,初见就问有什么口舌爱好。我觉得是作家问话可能就是这样,在俗中求雅,不敢说他低俗。我笑着说,难得半日闲功夫,在工作期间吃茶是奢侈,茶在桌上,就是一口,只是润喉,半点茶味也没有。他驳我,道,没有茶心,就是整日闲也不会吃出茶味。

其实,他的茶味早就成了创作的酵母,也巴不得我来跟他吃茶悟道。每次列车将抵京城,都要事先告诉他,他马上为我安排馆舍住下,不大的办公室一角腾出来,置上茶几,温茶以待,那茶多是武夷山岩茶大红袍,这是他的最爱,仿佛也知我也爱,喝不出名堂,就不能挑剔入肚的是什么茶种,后来吃茶有了讲究,那也是罗英先生的教唆,或者说是熏染。

罗英是儿童文学作家,偶尔写点校园文学。记不起吃茶谈天的细节了,就像写散文,“形散而神不散”,漫天而谈,不离茶道,茶道为引子,滋蔓爬生出多少顿悟与想法,很多早就忘却了,但给你的吃茶谈道的方式却始终是休闲作文的路径。那次,他说,写文反而不似这吃茶,沸水入茶,茶色浓厚,到了最终,茶色淡然,味儿也索然,作文必须把持住吃茶的过程,但更需变幻其道,写文就得尝试,初始可温水醒茶,求其淡然,慢慢入了茶境,最终嫌淡,浓在尾声,一抹浓厚的茶汤滚出,那才是最好。我当他是偏题,不予置理,前些日子因一个学校儿童节临近要我给写一首儿歌,便翻出罗英先生的《淡蓝色纸鹤》一书,选几篇再读,的确是那样的滋味,至此才真的理解了一个文学人对于文学的执着与顿悟,马上短信飞去,谈二十几年前的吃茶待现在茶才在肚里发酵的事情,他回信道,你早就不来京城走走,我吃茶也没有了坚持,只有“思茶”一说了。

他把吃茶撂了,我却拾起了吃茶,人生就是这样,未必你领进门你可以一直陪着,看自己的喜好就是,吃茶的目的本不同,吃够了,改选一个别的方式,这样也可以痴迷其中,那就好。若人生没有一个可以让自己称心的意趣寄托,我敢说,思想很快会颓废,志趣很快就殆尽,人生无华章,若有华章短暂,也会才尽,至少会使得人生杂乱无章,没有沉坐看茶的功夫,哪有醇厚的情趣……

吃茶当如喝酒,杜甫曾经赞叹“李白斗酒诗百篇”,其实,酒也是李青莲的诗引子,若把“斗酒”视为酒量之大,李白喝的不算多,李白存世诗歌1010首(《全唐诗》收录),当喝了十个“斗酒”而已;加上散落在民间的,再加点,那随意吃点小酒就可以为之的。若为较量酒量,李白也非“酒囊”,不然他何以“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李白不可一日无酒,是否与乾隆皇帝不可一日无茶同出一辙,不得而知,但寄兴于酒茶,的确是最放心最得意的兴致,无可挑剔。

最近有段专访艺人莫文蔚的文字,他好像也是面对人生的“下半场”,这是自愿的“转场”,不似我等是人生必须“转场”,他说,我也不会呆在那边发呆,我还是会开始酝酿之后的下半场的事情了,只是我觉得可以不用实际的出来工作,现在的心态不一样,而且身份也不一样……

与其在一遍发呆,醒悟及时的,便可计划自己的下半场,况且心态与身份已经告诉我,那种转场的必然已经容不得你还念念过往,很多人不是因为心态身份的不同而淡出,往往是迫不得已,实在是自寻苦恼。

人生的精彩不一定必须是你熟悉的事业,往往在不经意找到一个安身养心的时候,反而觉得恍如隔日,惊叹怎么过往就没有发现,对于诉说寻觅感情的惊艳莫过于辛弃疾说透的妙处:“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其实,人生的下半场找到与茶为伴,何尝不是“蓦然回首,那茶却在滚水汤沸处”!

每日吃茶,不能每日心得,那是常事,你可举杯问候岁月安好,闲散不如我,再有何烦恼不被茶汤冲淡……

吃茶时刻,茶友不临,心中飞掠诸多不来的理由,莫非家中有事,心念的时候推门而入,直面嘲弄一番,枉费了一番惦念,哈哈大笑,茶味渐浓……

醒茶有时,约摸茶汤渐酽,擎壶斟茶于友,茶友手指敲叩着茶几,表示着谢意,似乎那是快乐的乐鼓点,点点入心……

茶友迟到,一壶茶色淡味减,赶快取茶入壶,却被挡住,天已近午,不加不加,淡味而浓情,足够足够!

那日朋友拎来新茶,马上要拆封入壶,却被挡住,原来旧茶未尽,新茶拆封,冷落了旧茶,你就是生气他小气也没有了脾气,那种恋旧过日子只求按部就班的心态让你生出崇敬。

倘若一日无茶会怎样?还真不知了。去年在老茶舍里喝茶,只剩下一圆饼模样的黑茶,我的朋友告诉我,这是养胃保健的好茶,但很多人不喜欢喝,那也只能勉强入肚,议论纷纷,无茶了,那就将就;无茶了,就吃好吃巧的。这些话看你以什么样的心态去说,心情随你看开而变。

茶的确更多的是给了我们消磨时光的意趣,否则,乾隆皇帝怎么那般宠爱有加,为何不说寻一处山清水秀之所,再带几位妃嫔随从,那些都是人生沉淀之后的次要,甚至虚无,唯茶可伴!

一日闲坐吃茶,茶友问诗,看看都是十几年的茶友,我便吟出一联——

识得此种滋味,觅来无上清凉。

放弃吃茶一日,滋味便淡;如若心头有热,茶中有清凉。

嗜酒者“今日有酒今日醉”,恋茶人“不可一日无茶”。